欠薪和股改 中国职业足球难过的“坎”

对于中国足球职业球队来说,在“金元足球”落幕之后,各队的日子都不好过。昨天,中超联赛重燃战火,但武汉长江队和广州城队的前景并不明朗,一个是因为欠薪,另外一个则是股改工作陷入了停滞之中。

中超联赛第一阶段结束之后,中国足协再次强调了“清欠”的时间表,希望各相关俱乐部在7月31日前解决所有欠薪的30%,这已经是最大程度的容忍了。只不过,一些欠薪球队并没有解决危机,问题只能一拖再拖,直到中国足协祭出了杀手锏:涉及欠薪的球队,这个赛季引进的新援将无法登场。

这样一来,武汉长江队只有15名球员可以进行比赛,如果排除U23门将高翔以及伤病球员后,能够登场的球员不足12人。随后,武汉长江俱乐部和足协方面沟通时表示,如果因此遭到处罚,那么将会选择退出中超联赛。

武汉长江队的欠薪总金额只有5000万元,其实并不算多,但为何俱乐部投资人迟迟不愿意还钱呢?最重要的原因还是因为与部分教练和球员的合同纠纷问题,相关仲裁结果在去年9月就已经产生,但武汉长江俱乐部并不认同,而且拒绝执行。

这出闹剧最终引起了当地主管部门的重视,随后在经过沟通之后,武汉长江俱乐部发了一部分薪水,一些离队球员收到了一部分工资。昨天下午,武汉长江队已经动身前往梅州,不过他们会以什么样的阵容出战,恐怕还要看能否解决全部欠薪的问题。

即使武汉长江俱乐部可以度过这次危机,接下来按照中国足协设定的时间点,10月31日和12月31日要继续偿还欠薪,恐怕还会出现各种问题。其实不仅仅是武汉长江,中超一些球队的历史欠薪金额数目非常庞大,中国足协也很难继续通融,退出并不是一句玩笑话。

当然,中国足协的态度,从某种程度上也让一些俱乐部感受到了绝无通融的可能。此前弃赛的淄博蹴鞠队目前已经解决了欠薪的问题,说明了中国足协坚持原则的必要性。目前湖南湘涛队和新疆天山雪豹队都存在着退出的可能性,中国足球职业联赛依然没有回暖的迹象,但也没有外界想象的那样不堪。

和武汉长江队相比,广州城队如今的现状更让人担心,这支球队在中超联赛第一阶段的表现毫无战斗力,只是依靠大连人队的换人低级失误拿到了三分。好在目前俱乐部通过谈判与球员们达成一致,球队也完成中国足协设置的7月31日清欠总额达30%的要求,保住在中超联赛第一阶段仅有的3个积分。

不过广州城俱乐部的股改工作,依然陷入了停滞之中。年初的时候,这家俱乐部的股改工作动静很大,新投资方组建了国企联合体,甚至按照承诺根据原来的工作合同向广州城队两次发放工资,实现了2022赛季无欠薪。

只不过,广州城队的问题卡在了历史债务上,新投资方根本不认,而俱乐部队原有运营团队也无力解决。俱乐部无法完成股改,就无法卸下历史包袱,广州城队的保级前景已经不被外界看好了,甚至提前解散的可能性也存在。

广州城队的历史债务,球队的欠薪数额几乎占据了一半还多。俱乐部希望球员能够主动在欠薪数额上打折,经过沟通之后,球员们还是做出了一定程度的牺牲。不过外援的欠薪金额近乎天文数字,而且谈判的空间不大。广州城俱乐部如何解决历史债务,从目前来看还是一个未知数。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金元足球”时代所带来的恶果正在显现,一些天价外援尽管离去,但俱乐部的债务问题却无力解决。在这种情况下,指望推动股改工作拯救球队,其实并不现实,要知道接手的新东家没有责任,更没有义务去解决历史旧债。

Related Post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