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面来了!张楠:球痴一直在路上

3月1日是张楠的生日,今年的生日他是在德国过的。虽说是在德国公开赛期间,蛋糕却是一点都不含糊,被做成羽毛球场的样子,两边的场地上各放了一把球拍,场地中央甚至还真的拉着球网。

跟自己的蛋糕合影的时候,张楠一只手伸出5个手指,另一只手伸出两个手指,这应该是“7”的意思,纪念他27岁的生日。换一个解读的方式,也可以理解成“5+V”——我要赢。牵强吗?但是,作为一名为羽毛球而生的球员,没有什么比在球场上争取胜利更重要的事情了。

输掉全英半决赛的当晚,张楠少有地在微博总结比赛:“结束全英之旅,自己和两个新的搭档都发现了很多的问题,需要在后面尽快去改进和加强,才能具备更强的实力。感谢在全英赛场上为中国羽毛球队加油的球迷们,明年全英见!”

挑选李茵晖作为搭档是张楠自己的决定,其中多少有点无奈的成分。“当时,陈清晨、黄雅琼这些队员都已经有了固定搭档,所以我就挑了李茵晖。”这个比张楠小7岁的年轻小将,刚结束了在青年赛场的征战,去年升入一队后开始参加成年赛事。尽管不是首选,但是李茵晖“攻防实力强,训练中非常要强”的个性,促成了这对全新混双搭档的产生。

截止今年瑞士公开赛,两人一共参加了7站比赛,世界排名从首次配对后空降的147位,升至排名第十。这个排名,在中国队的混双组合中,仅次于郑思维/陈清晨、鲁恺/黄雅琼,列第三位。根据2017年格拉斯哥世锦赛的相关规定,参赛资格的确定将由4月27日刷新的世界排名而定,各协会排名在前24位将获得3个参赛名额。如此算来,张楠/李茵晖的世锦赛资格基本到手。

相比之下,男双的情况就没那么乐观了。张楠和刘成这对在东京周期才诞生的全新组合,全英之后男双世界排名为第35位,因为前面还有多对中国组合,要想拿到世锦赛资格有些难度。

新搭档同样还是张楠自己的选择,“刘成后场攻击力强,有很大的提升空间。”去年年末连续3站战罢,俩人最好成绩是在中国公开赛闯入半决赛。在随后的澳门公开赛上,张楠的搭档被换了鲁恺,两人一举闯入决赛获得亚军。不过,转入2017年后,张楠依旧与刘成搭档,在今年全英赛闯入四强,是两人配对以来在最高级别赛事中的最好战绩。通过半年多的配合,张楠这样评价自己的新搭档:“他在后场的威胁性还是很大的,我们还需要继续磨合。”

因为和两名新的搭档都是从没有积分开始打起,他们不得不参加很多低级别的赛事。尽管张楠曾说过自己年轻的时候也是这样过来的,而且很多球员也都会认为更换搭档就是从零开始,但是,毕竟找一个有经验的球员搭档,和找一个刚征战国际赛场的年轻选手搭档,两者还是有很大区别的。更甚一层,张楠以两枚奥运金牌得主的身份,同时在两个项目严格意义上的从零开始,这在中国羽毛球队中甚至是世界羽坛也不多见。

在里约兼项出战之后,张楠在规划自己的2020年东京奥运会时,就已经定下再战两项的目标。如果专注于一项,成功的可能性岂不是更大?从小跟他一起在北京队打球的梁京淳几乎不假思索地就帮他回答了:“不会,以他的个性,只要是能参加,一定是打两项,而且还要两项都拿冠军。”

为了尽快进入东京周期的状态,从里约回来,张楠没有休息,直接开练。不是不想,是真的不能。虽说家就在北京,他还是马上投入到国家队的训练当中。这个时候,林丹在休假,谌龙也在休假。双打跟单打不同,是一个需要相互配合的项目。

张楠也不想当“劳模”,但实际情况是,他就成为了所有在里约夺冠的羽毛球选手中的“劳模”。这么说很抽象,数字最有说服力:去年年底亚洲3站,连续3周,15天,24场!他领着一帮刚在国际赛场崭露头角的年轻队员出征,颇有一种“二次创业”的感觉。

从小,一跟羽毛球粘上关系的事情,张楠就很认真。从最开始的启蒙训练起,但凡是带过张楠的教练,都会对他的认真刻苦印象深刻,甚至直到现在还会拿张楠的例子教育手下的学生。说教的时候,句式大约都是一样的:“你要好好训练,就能像张楠哥哥那样……”仔细分辨起来,“你要”和“我要”是有区别的。不只是羽毛球,几乎做所有的事情,觉悟“我要”的年龄越早,获得成功的机会就越大,张楠就是那种在思想上很早熟的孩子。

回忆起当年的事情,梁京淳还能记得非常清楚:“他个子高,步法比较慢,他就逼迫自己进行转胯的练习,增加灵活性;中前场的抽挡不好,就经常对着墙练习;感觉手上的力量差,会专门加强指力的训练……”在这个岁数的训练中,如果不想办法偷偷懒,的确有点另类。

张楠就让男双主教练张军很“操心”:“我经常担心他练得太多,练过了,如果他自己不满意,他就不会下课。”里约奥运会之前的成都集训,每周训练6日,周日张楠还要到力量房进行体能训练。加练,几乎成了张楠的一个标签。国家队内会有很多人用“球痴”来形容张楠。

也许是关于“刻苦”的宣传“用力过猛”,张楠的人生变成只会打羽毛球而没有任何个人生活的怪人。非也!其实,离开球场,他跟所有同龄男孩的属性一样,比如不爱收拾房间。曾经在去年汤尤杯期间被高崚姐的探营曝光了他乱到无法下脚的房间,对此他的回答大多数男孩都说过:“乱吗?我觉得还好吧。”还比如,爱打游戏,曾经还因为和队友私自在网吧通宵打游戏而被教练狠揍一顿。

里约奥运会以前,李宁公司按照张楠的要求,在他专属的蓝色球包上绣上了“梦想”的英文Dream,那里承载着对于冠军的所有期望。今年,张楠在原来的“梦想”旁边又加上了“爱(Love)”和“家庭(Famliy)”两个英文单词,这是他作为普通人的诉求,他的人生不仅仅有羽毛球。

可以肯定的是,张楠不喜欢被称呼为“老将”。当听到这样的称呼时,他就会反驳:“在队里我仍属于青年,我从来没有考虑过自己的年龄,可能我到40岁还能打球才算年龄最大的吧。”

里约奥运会前,他特地向北京队要求为自己配备一名专职体能师,这位名叫迈克的华裔美国人,曾经在2008年指导过杜婧和于洋,2012年指导过蔡赟,他们都是奥运金牌得主。2016年的奥运备战,总能在训练场看到迈克用比如毛巾这样的辅助工具指导张楠训练。训练一向认真的张楠自然收到了很好的效果,迈克也延续了近三届奥运会自己都带出冠军的纪录。有意思的是,这名美国教练一上来就告诉张楠不要加练,因为他给张楠安排了足够量的训练,没有必要再耗费多余的体力。但是,亚博体彩app张楠的标签哪有那么容易摘掉,这一度让迈克很无奈。

2016年底,当张楠回顾自己这个堪称辉煌的赛季时,他选择的形容词是“艰难”,这其中,有太多傅园慧嘴里那个“鬼知道我经历了什么”的时刻。即便如此,张楠还是愿意无限延长自己的运动生涯,也许未来会越来越艰难,但是面对和自己作战的诱惑,无论如何也无法拒绝。

里约奥运会之前,傅海峰在接受采访时曾说,只要还站在这个赛场上,就很难去享受羽毛球。同样的话,张楠也说过:“我还没到享受的阶段。”

听起来,他说的没错。训练场上,张楠练得很苦,一般队员一堂训练课更换两件T恤,他会换3件;比赛场上,为了尽快确定合适的搭档,他参加的比赛比队友都多;羽超联赛中,青岛仁洲俱乐部双打球员先后受伤无法参赛,他几乎每轮都是主动争取兼项出战。甚至是在国家队春节难得放假的时候,回到北京的他也每天拉着刘雨辰去北京队训练,保持状态……

这些,都是体力上的消耗,还有精力上的呢?里约奥运会上,张楠和傅海峰在并不被看好的的情况下夺得男双金牌,也就正式扛起了振兴男双的大旗,他还要思考如何带领队友跻身一流,成为最顶尖的组合。

提示:扫码即可进入微店,购买当期或者过期,以及合订本杂志。或点击左下角“阅读原文”直接进入购买。

如需查看公众号往期内容,在“写消息”中回复“查询”即可。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Related Post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